主页> > A会生活 >稀土讲座答非所问‧专家避谈辐射‧300人离席抗议 >

稀土讲座答非所问‧专家避谈辐射‧300人离席抗议


2020-07-28

稀土讲座答非所问‧专家避谈辐射‧300人离席抗议(彭亨‧关丹7日讯)约300名出席第二场《稀土讲座会》的民众,因不满政府单位所派出的专家在问答环节时答非所问,齐齐离席抗议。这项说明会是于週三晚8时,在巴洛区Duta Village度假村举行,出席人数逾400人。当晚的主讲人包括原子能执照局总监拿督阿都阿兹、大马核子机构专家莫哈末奥马博士、彭亨州环境局助理局长拉希玛,并由彭亨发展机构(PKNP)建筑部经理阿莫沙比利担任主持人。在汇报环节结束后,问答环节随即于9时52分开始,首先是民众争相提问,问题道道尖锐,包括该公司放射性废料的处理及安全性、处理放射性废料所根据的国际标準、天灾发生时的最坏情况、当局为应付废料泄漏所作準备的应对措施、政府为何提供12年免税的不寻常优惠予澳洲Lynas稀土公司等。强调稀土提炼不具辐射然而,以阿都阿兹为首的专家解答团,却未直接地作出回答,反而一味重覆强调稀土提炼后产生的残余物钍(thorium)及铀(uranium)物质等虽具放射性,但据他们(专家)的诠释,钍并非辐射物质,就如一般石头,只有微量放射性,但不是辐射物质。他指出,稀土厂所产生的残余物(Residue),分别为石膏(Gypsum)、石膏副产品(Gypsum By-prodyct)以及铁磷石膏(Iron-Phosphor-Gypsum),而铁磷石膏则带有辐射的镧系元素(lanthanide),但是这些物质都可加工处理成其他产品,并非废料。此外,民众一直以霹雳红坭山亚洲稀土厂辐射泄漏事件为例子,拒绝当局在关丹设稀士厂,阿都阿兹却强调红坭山事件与关丹的不能混为一淡。他指称,当年为亚洲稀土厂设立进行评估的专家,是外国专才,审核工作不严谨,而这次则是由本地专才负责处理,程序也更严谨。阿都阿兹余音未了,现场大部份已感到不耐烦的民众开始起哄,也有人大叫“再听下去只是在浪费时间”,于是约300人起身离席,只剩下不及80位民众继续发问。整个讲座会持续到凌晨1时许才结束。17日邀红坭山受害者出席讲座关丹非政府组织“拯救马来西亚委员会”主席严世鸿,邀请代表原子能执照局(AELB)、大马核子机构、环境局及彭亨发展机构等专才们,出席于本月17日晚上,在关丹举行的“红坭山事件”受害居民讲座会,亲自了解稀土厂设计带来的祸害。他指出,讲座会将于当晚8时,在关丹哈芝阿末路喜庆楼酒家(Restoran Sekilau)举行。届时,一群来自霹雳州红坭山受辐射案影响的居民,将会在讲座会上详述辐射祸害的亲身体验。他呼吁关丹及各地民众踊跃出席。“当年,红坭山居民强烈反对亚洲稀土厂计划,但政府强调及保证亚洲稀土厂很安全,叫人民不要担心;现在,红坭山居民却必须付出永久的代价。”他是于週三晚出席由彭亨发展机构(PKNP)主办,在关丹巴洛区举行的第三场稀土说明会上,在问答环节时,向以原子能执照局总监拿督阿都阿兹为首的解答团,语重心长地发表谈话。“我只是一名关心关丹以及我们下一代利益的市民,为了更了解稀土厂计划所带来的影响,我们日前已亲自前往红坭山观察,而且我们所获得的真相,的确是令人伤感的。我不想在这个说明会上,与各位核能及原子能专才们雄辩,我们只希望你们在要求民众听你们的讲解之余,也应该亲自了解红坭山事件受害者的际遇,并由你们自己去看清现实中发生的真相。”称难日夜监督局长遭起哄彭亨州环境局助理局长拉希玛在稀土说明会上,回应民众提问时指出,格宾工业区环境污染,主要原因是厂商没有严格遵守规章及指南操作,并非该局官员监督和执法不週。拉希玛的谈话,当场引起约400名出席的民众起哄。拉希玛说,虽然她调来关丹只有区区两个月,但是她已经通过其部门官员了解格宾工业区的污染问题。强调非官员的错她说,纵使当局要求厂商使用适当的器材监督及控制环境污染的问题,但是许多厂商都有本身的问题,或没有严格遵守规章及指南操作,结果造成严重的污染,尤其是空气污染问题。同时,她也强调,这些问题并非官员的错,尤其环境局不可能每天24小时监督厂商的操作。语毕,马上引起对稀土厂计划反感的民众起哄。市民质疑无法控制辐射污染在问答环节上,巴洛村民安旦指出,环境局声称对稀土厂的设立列出了78项严苛的条件以取得执照,然而,反观现在的格宾工业区多间大型工厂,却每天排放大量浓烟,污染空气之余也製造水源污染等问题,为何环境局却无法控制?市民何高才受询时向环境局批判说,环境局连对格宾工业区已经投入操作多年的工厂所带来的污染问题都束手无策,万一环境局对稀土工厂可能造成的放射性或辐射污染的事件,那幺该局又如何能发挥作用?子明联科只派代表出席继週二两场稀土讲座会,马华关丹区会主席拿督郑联科、马华士满慕州议员拿督彭子明及德伦敦州议员陈汉祥等,遭民众以直接点名及间接方式炮轰及呛声后,郑、彭2人缺席週三晚的讲座会,只派代表出席。不过,陈汉祥及3位助手则继续出席以收集民意,但全程保持低调。“叫警员进来”引出席者反感为了维持秩序及防範突发状况,彭亨警方继续派出荷鎗实弹的警员在会场外驻守,而主办单位也势“搬出”警方来阻吓情绪高涨的民众,引起与会者反感。期间,当担任主持人的彭亨发展机构代表阿莫沙比利,在问答环节先后三次以“叫警员进来请你出去”这句话企图来喝令情绪激动的提问者控制本身的言行时,招来按耐不住的市民依斯迈挺身指摘。“希望主办单位及专才们仔细回答我们的问题,我们是一个马来西亚,不分种族,大家只想知道答案及你们的解释而已,别动不动就叫警察,叫他们进来赶人。其实警察都是好人,这里有几位警察都是我的好朋友。”依斯迈的话道出在场者的心声,并且引起众人鼓掌欢呼。组织:影响深远各州收集签名反稀土反稀土组织“拯救马来西亚委员会”主席严世鸿认为,稀土计划所带来的问题影响深远,并非只局限在关丹或彭亨州而已。因此,该组织将通过各种人际网络和到各州走透透,以便向关心国家及下一代利益的人民收集签名。他週四受询时指出,其中包括彭亨州计划卖水给雪州的计划相信会受到牵连。因此,雪州人民更应该对稀土课题保持高度关注,而该组织也将到雪州走透透,收集签名。“‘拯救马来西亚委员会’将透过各州的非政府组织,尤其是关心环境的组织的协助下,向各州民众收集反稀土运动签名。至于个别的志愿人士若欲参与协助收集签名,也可联络本委员会,可致电016-9318081洽询。”‧2011.04.07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