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U亮生活 >一汁三菜 Vs 一汁一菜 健吾 >

一汁三菜 Vs 一汁一菜 健吾


2020-06-14

看日本的电视剧,总是觉得日本女人会很辛苦。因为,在日本的家庭的常识之中,他们会认为1个女人需要在一天到晚认真烧饭,而认真烧饭(所谓专业主妇的专业),就需要煮出一汤一主菜两副菜,所谓的「献立」(即菜单安排),需要营养均衡,调味不同,用料不同,颜色多彩,味道可口的料理,才叫合理。

一汁三菜 Vs 一汁一菜 健吾
最近在日本电视台跟龟梨和也、山下智久拍剧集的女演员木村文乃,好像天天都会很认真地煮一餐饭。一定是 一汁三菜 (或以上),而且摆盘也会很认真,连筷子托也好像要配好颜色。这种女人,才会被日本人称为「好女人」吧?(

 

一汁三菜 Vs 一汁一菜 健吾
老实说,男人看到这样子的饭菜,怎会不想回家?但回过神来,你又想想,她的厨房需要有几多食器才够?

而如果你的餐桌没有这样的东西,被邻居的妈妈知道,有说会有机会给人家觉得你「不是好好的在照顾家人」。而同时,如果你带便当回学校,吃的东西大多都是冷冻食物(其实都没有什幺大不了,毕竟在香港很多母亲都要外出工作,晚上外出用膳又好,家务由人代劳也罢都是平常事),都会被视为「不合格的母亲」。甚至有读者说过,孩子会因为自己的便当跟同学的便当有所不同,而不敢跟同学一起吃午饭。

所以,当我们在香港看到很多「所谓」方便的厨房用具,又或是花多眼乱的便当装饰工具,对很多日本母亲而言,都是1种压力,1种负担。

人越大,是不是真的可以处理这幺多的繁琐步骤呢?漫画家弘兼宪史在最近的新作中,就提醒日本的老人,或是步入老年的準老友记,记得在变老的时候,什幺人都要学会做一点菜。为什幺?因为,做菜是种「训练自己」的方法。很多人失去工作之后,变得无所事事,看书看电视这些都是「被动的」活动,花了时间,好像得到一点东西,但不是主动「决定事情」、「安排步骤」的事。要煮一手好菜,其实需要很多想像:如何做一汁三菜,味道是不重複的呢?煮蛋卷是甜的,如果主菜又是用糖做主要调味会不会不好?如果主菜是鲭鱼的味噌煮,汤要不要转中华风呢?昨天晚上吃剩了咖喱,又不可以当成主菜再吃,那就将他变成咖喱汤,之后再换个甜味或西洋风重一点的主菜吧?这些考量,都需要很多的「脑力」,老人家多用一点脑,不会老得那幺快,也不会退化得那幺快。

然而,另一方面,日本的料理研究家,早稻田大学文化构想学部兼任讲师最近就发了1本新书,提倡「一汁一菜」。土井认为,一汁三菜的饮食文化,是战后日本受着美国化的影响,觉得餐桌需要有很多食物,才叫「幸福」。事实上,人需要的营养,也真的不需要一汁三菜才叫健康。而如果煮菜变成了「麻烦」的事,也会是种困扰。所以,土井就提议,不如日本人试着「一汁一菜」就好了。1个白饭,1个可以吃的汤(即是多一点菜的汤,在日语种料理叫「食べるスープ」,当然,你可以问究竟有什幺汤不是吃的。但他们就是爱把这种料理形式,分成这个种类了)和1个简单的主菜。总之,生活的目的,就是不要把料理变成麻烦的事,因而放弃。再者,就算觉得自己煮得不特别好,1个家,都一定要有1个人可以煮菜。煮菜,是跟家人重要的记忆牵繫。土井氏的书说,即使妈妈拿出来的料理,那天不特别好吃,但孩子吃完,也是1种爱,1种关係的体现。毕竟,人年纪大,生活的能力就自然而然会退化,这种「家人的关係」,就显得更重要。

只是,在香港,只有穷等人家才会煮菜吧?毕竟,穷然后工,因为不足够,家庭菜才会显得有创意。要不然,台湾那些眷村料理也不会把老油条加猪血等的下价货变成下饭菜,现在就变成台湾的卖点,古早味的菜谱了。我们的生活中,还有几多孩子是常吃妈妈煮的菜的呢?有几多家庭是吃工作做的料理呢?当然,这样子写出来,又会有人说:「煮饭一定要是女人的工作吗?」不,不是,只是简单地问一句,1个家庭,不会煮饭,天天外食,要不然就是由家佣佔有厨房的主权,孩子会有什幺吃食的记忆呢?他们会欣赏煮饭的人吗?每次看到朋友的孩子,在饭桌总是心不在焉,不会欣赏煮菜的人的辛苦,教出来的孩子会如何跟人建立关係呢?一想到这儿,一汁三菜也好,一汁一菜也好,也是很沮丧很沮丧。

延伸阅读

一汁三菜 Vs 一汁一菜 健吾


上一篇:

下一篇: